訪茶

周末,朋友邀我去深山品茶,說他認識當地有名的炒茶能手。我這人口粗,不太嗜好喝茶,品不出好茶與普通茶的區別,不想跑那么遠品茶。朋友極力慫恿說,那里茶好水好,好水泡好茶,喝起來是享受。我勉強同意了,只當出去散散心。

朋友駕車,在國道上顛簸幾個小時,我心煩意亂,昏昏欲睡。下午四點,駛入山間小路,清新空氣撲面而來,精神為之一振,心情豁然開朗了。放眼望去,漫山皆綠色,綠得青翠,綠得濃郁,綠得醉人。我問這漫山遍野的綠色是什么植物,朋友說是茶樹。哦,這就是茶樹,我還是頭一次見呢。

山道曲曲折折,左轉右彎,越往前行山勢越高,不知不覺有了霧氣,疏疏淡淡,望茶樹如月下觀花,只見輪廓不見真容;繼續向前,霧氣愈加濃厚,重重疊疊,無邊無際,茶樹隱匿在了濃霧后面,不見蹤影。轉過一道彎,從茶樹林中穿過,但見樹葉上覆蓋了水氣,凝為水珠,晶瑩剔透,綠如翡翠;樹葉邊緣懸掛著水珠,欲落未落,圓如玉盤,煞是可愛。茶樹生長在在山間,遠離紅塵,遠離喧囂,與青山為伴,與白云為伍,經日月之靈光,納天地之精華,受飄飄渺渺的霧靄熏陶,在清清爽爽的空氣里成長,產出的茶一定好。

山美,茶美,水更美。下了一道坡,不遠處出現一條小溪,水流緩緩,無拘無束,如深山隱士,不為繁華所動;如藍天白云,飄忽不定。轉眼,小溪斜流過來,漫過路面,劃出一道銀白玉帶,抖抖瑟瑟,晃動不止,忍不住想去親吻一番。朋友停下車,我迫不及待地來到小溪旁,水清見底,鵝卵石粒粒可數,間或,游過幾條小魚,纖細若針,色淡如無,悠哉游哉,好不快樂。掬起一捧水,泛出金光,跳蕩不止,如不安分的魚兒。洗了手,洗了臉,算是與溪水親密接觸了。朋友不屑地說,走吧,前面的水更好,能喝呢。又行一程,果然,溪水更清更純,清如月光,從這邊能望到那邊;純如輕風,拂拭過去不留痕跡。望著潺潺流淌的溪水,心早飛出了車,與溪水融合到了一起,浮躁的心滋潤了,煩躁的情緒沉靜了,通體舒爽。

夕陽沉下去了,朋友有些急躁,我倒很興奮,難得享受清靜,享受黑暗,期望這美好的時刻更長久一些。忽然,車胎沒氣了,要換車胎,我上前幫忙,朋友說他一個人就行了,你隨便轉轉。

離開小路,邁步沖開厚厚的黑暗,黑色濃重,深不可測。耳畔傳來細微的嘀嗒聲,諦聽,是水聲,是水滴落巖石上的聲音,叮當,叮當,清脆,有金屬感,悅耳。最享受的是鼻子,清香涌來,滾滾滔滔,那是茶樹的香氣,是茶葉的芬芳。日落前,我陶醉于茶葉的翠綠,此刻才真切感受到茶葉的清香,濃郁強烈,富有穿透力。我被茶香所包圍,體表沾染了茶香,體內浸潤了茶香,茶香沖散了煩惱,沖散了憂愁。看不見茶葉,卻用獨特的方式體驗了茶的魅力。于是,閉上眼睛,盡情享受,仿佛喝了醇香美酒,酣醉入眠,體態輕盈,飄飄忽忽,不知所止。

換好了輪胎,朋友連呼幾遍,才把我從沉醉中喚醒。上了車,朋友不好意思地說,讓你久等了,到目的地品品好茶,才不負此行。我說,已經品嘗過了。朋友驚奇地問,什么時候品嘗的?我說,剛才。朋友說,沒見你品茶呀。我說,山好水好茶葉好,茶湯更好,我已經用心品嘗了。

【摘自2016年第1期《吃茶去》雜志;作者:陳傳龍(河南駐馬店)】

聲明: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茶友網系信息發布平臺,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。